临城lin

23333

寻忆 (长篇)

第二章 起疑
  粉衬衫——不,应该是小花,无论是处理事务还是讲故事都那么的高效率。短短1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概括了我二十多年的人生。更离谱的是,我的成长过程他竟然只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脑子里仍在回荡那句“你前面的25年没什么好说的,就和普通人一样吃饭、睡觉、喘气,再没什么特别的。”这着实让我心情复杂,他娘的我到底是该为现在的不普通而欣慰还是为小花变相说我现在不是人而生气?我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放松下来,接下来的才是重点。
  在他接下来的叙述中我大致概括出了我的个人状况。我的姓名是吴邪,现在是西湖边一家小古董店的老板,虽然父母都健在,但我是在我三叔手下做事的,几年前三叔因为债务问题跑到国外避难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还真有欠债跑路的?无视小花莫名其妙的眼神,我接着刚才的思路梳理下去,除去日常不谈,这段时间也就我这伤值得一说。我是一个月前被无良的司机酒后驾驶撞到的,当时受伤严重,血流不止,小花他们怕我家人担心,就一直瞒着没说,没想到我这一醒竟然连记忆都没有了。
  “好了,有什么想问的吗?没有我就先走了。”小花看我一直低头沉默着,站起身就想出门。“那个,小花你知道我三叔现在在哪里吗?作为他的侄子,这债我有责任帮他还的。”机不可失,想问的太多,我只能挑最关注的一个问题问了出来。小花的动作顿了一下,神情也微妙了起来,他的目光像一台精密仪器一样扫描着我,盯的我发毛。我忍不住刚要开口,小花却收回目光,笑着说道:“你三叔那老狐狸狡猾着呢,我可不知道他在哪,打什么鬼主意。不过你也放心,就是你死了,他都能活的好好的,你还是把伤养好比较重要。”
  我心说有你这么说长辈的嘛,不过也确认了小花有事在瞒着我。他说的话我只能信一半,第六感告诉我这事绝没有这么简单,我的生活也不全是他描述的那样。我不知道小花为什么要对我说谎,不过目前看来,我能信任的只有他和胖子了,往后的路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没等我感慨完,病房的门突然就被重重地推开了,是刚才风风火火冲出去的胖子。他没想到我一直在看着他,突然和我目光相接就吓得抖了一下,然后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场面一时尴尬。“咳,我说小天真,你咋不出个声呢,瞧把胖爷我吓得,这心脏吓出毛病了,哪还有姑娘愿意跟着我?多少姑娘要碎了芳心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下意识地就和他呛了句“别自恋了胖子,就是没病也没人要你啊,你这不仅是内在问题,外在就够让人堪忧的了。”胖子听后也不计较,只是拍了拍他肚子上的肥肉笑骂一句,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我说小天真,你是真不记得胖爷我了?”胖子摇头晃脑,硬用脸上的肉挤出悲伤的表情“天真同志,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说没就没,真是伤透我心啊。”忍住想吐槽的欲望,我试探性地问了与刚才相同的问题:“胖子,我三叔现在怎么样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