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城lin

23333

寻忆 (长篇)

作者新人……一时手痒忍不住写了起来
吴邪的话……性格是盗八的,然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管大家喜不喜欢我就打算更下去了(就这么任性)
希望大家可以随手点个小红心❤️

“大花,你说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刚听医生说天真成植物人了?胖爷才不信这小子会甘心一直在那挺尸,就是植物人也是能打僵尸的豌豆射手!”恍惚中,京味儿十足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地送入我的耳边,耳鸣伴着轻微的头痛迫使我逐渐清醒。
  “啧,都说了不要叫我大花。”一个略带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第一,植物人是刚被从这个病房清出去的那个,不是小邪。第二,你声音再不放低,吴邪就是醒了也该聋了。”
  粗重的呼吸声连带着没有重复的骂骂咧咧猛地一顿,这让我有了片刻地缓和。缓缓睁开眼,病床前就是刚刚正在对话的人。左边那位体积可观的胖子正朝旁边身着粉红衬衫的青年动作夸张的比划着,看上去就像一个自带特效的表情包,而对方似乎并不想搭理他,低头摆弄着手机,不时敷衍地点点头,看不清神情。
  “那个……”我嘴巴无力的张了张,想要吸引那两人的注意力。‘表情包’依旧压低声音神情激动地说些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倒是那个一直低着头的粉衣青年发现我这里的动静。“小邪,怎么样了,感觉如何?”边说边帮我调整姿势。一旁的胖子也挤了过来,拍了一下我没受伤的肩膀“小天真,你小子可算醒了,胖爷我还以为你他娘的回归组织的怀抱了!你可不知道,当时你那一身血的样子,活像一个血粽子,胖爷我没条件反射给你喂枪子就是爱你的。等你出院了不请胖爷去楼外楼搓一顿就说不过去了吧。”
  我茫然地看着这两个人。这么熟稔的态度和语气,应该是我的朋友没错了。不过,他们是谁我竟然没有印象……不对!这时我才发现我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巨大的惊慌席卷而来,我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床边的两人似乎对我的不回应感到奇怪,面对粉衣青年询问的眼神,我迟疑地开口:“那个,我好像不认识你们了,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对面两人的表情瞬间变了,那个胖子一边大骂着“庸医”,一边向门外冲去,要找医生算账。粉衬衫在诧异过后很快就镇静下来,轻声安慰着让我别担心,接着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期间眉头紧蹙,目光不时飘向我。
  无措地坐在床上看着他忙碌着,我用力地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恐慌过后,我忍不住思考起来:看他们的反应,我的失忆会带来很多麻烦,情况并不乐观。我受伤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我受伤会这么严重,以至于到了什么都记不得的地步。为什么我都住院了,父母竟然不在身边。难道我已经是孤儿了?还是一个背负高利贷,总是被打的孤儿?不对,想到刚才那两个人尤其是粉衬衫的强大的气场,我能认识他们,说明我的身份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狗血。
  正在我满脑子跑火车的时候,粉衬衫出声打断了我,他闲散地坐在旁边的看护椅上,硬是营造出坐在真皮沙发的效果。“现在先让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基本情况,然后就是你的自由提问时间。”

评论(1)

热度(5)